av4机床

电视三星系统TCL投入两千万研发Android系统互联网电视

TCL先是淘汰了生产线上所有的传统电视型号,成为国内唯一一个只供应互联网电视的制造商,现在又把目光投向尚未成熟的Android电视领域。它能够成功吗?

  未来的电视机可能与个人电脑合二为一吗?

  谷歌和索尼没准是这么想的。5月21日,谷歌在自己的I/O大会上宣布将与索尼、英特尔合作,推出一款基于谷歌Android 2.1系统、英特尔Atom芯片,可进行搜索、浏览网络视频,并可下载各种应用软件的电视机,预计在今年秋季上市。

  和它们有相同想法的大有人在。比如,TCL集团董事局主席李东生。尽管他所带领的这家公司尚未完全走出国际化失败的阴影,但它似乎已决心通过一种激进的方式重回成功之地。

  这家公司目前生产的所有电视产品都与互联网电视沾边。而Android电视则是这项庞大计划中最新的一个环节。就在Google TV的展品露面前两周,TCL已经在中国宣布了它的“洋枪+土炮”产品研发成功。这台液晶电视拥有1GHz CPU、512M内存,并使用了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这些核心参数也许会令你产生错觉,以为这是一部手机或是平板电脑,但它的的确确是一台能上网的电视机。

  它最快将在半年后摆上TCL在全国各个家电卖场的柜台,尽管不会比Google TV更快上市,却可以借助后者掀起的风潮。

  TCL集团研究院副院长梁铁航表示,TCL的Android电视和Google TV不会有本质区别。“Google TV上市后,你可以从网上下载视频搜索的应用和Chrome浏览器到这台电视上,它就可以实现Google TV的所有功能,因为它们都采用了Android平台。”

  这或许正是TCL选择在已有了基于Linux系统的互联网电视产品情况下还另起炉灶的原因。

  在这台外表并无特别之处的42英寸液晶电视上,TCL两年来已经投入了2000万人民币,主要用在招募和培养Android系统软件开发团队上。而如果加上TCL集团从2006年以来对互联网电视的研发投入,赌注就更大了,粗略估计在1亿元人民币之上。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电视机、手机和电脑的融合一直是消费类电子行业内大多数人的共识,但是对何时才是融合的关键点,各个公司都有不同的判断。2007年,苹果推出了iPhone,这款整合了众多互联网应用的手机立即成为全球电子消费类产品中最耀眼的明星。TCL副总裁韩青毫不讳言自己是苹果的粉丝,他甚至有三部不同号码的iPhone手机。“iPhone的成功不仅是苹果的胜利,它背后反映的是互联网对电子消费类产品无处不在的渗透。对手机的渗透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断定下一代产品就是消费者客厅里的电视机。”

  苹果在iPhone上的成功和网络视频的迅猛发展同样坚定了李东生的决心,他押注互联网电视将完全替代传统电视,为此,即使是在2006年集团巨亏19.32亿人民币,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况下,2007年,他仍批准了互联网电视的研发投入。2008年,TCL第一台基于Linux系统的互联网电视正式上市,随后的一年时间内,TCL宣布将自己生产线上所有的传统电视型号淘汰,成为国内唯一一个只供应互联网电视的制造商。

  那时的TCL互联网电视是一台具备电视功能、采用Linux操作系统的电脑。TCL自己开发了一个叫做“MiTV”的Linux程序,通过这个程序,只要给电视插上网线,就可以浏览天气预报、股票信息、网络视频、播放任意格式的网络视频文件,还能下载网络视频到USB硬盘。不过,在中国,类似的功能可以通过许多渠道获得,而并不一定要通过互联网电视来实现。

  把互联网战略作为营销重点后,TCL的一系列努力似乎获得了正反馈。2008年,TCL集团实现净利润5.01亿元,总计销售液晶电视418.4万台,同比大幅增长233.1%,全球市场份额从第13位上升至第8位;2009年,液晶电视销量达837.3万台,同比增长100%,其中,绝大多数都为互联网电视。但这个销售数字中究竟有多少比例是因互联网电视带来的独特价值而产生的,暂时还无从考量。

考虑到谷歌Android系统的开放性和未来的成长性,2008年,TCL集团副总裁、研究院院长闫晓林开始从TCL通讯部门抽调人手,进行专门针对Android系统的项目开发。闫晓林和高层的想法是,Android平台是唯一可以在商业模式、用户体验等方面和苹果产品匹敌的软件平台。因为它免费而开放,减少了硬件的差异化,软件有明晰和完整的架构,应用全部是基于Java语言开发,容易移植,会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为其开发应用。

  2009年6月,TCL启动了Android用于互联网电视的研发,除了在深圳研究院的Android团队外,专门在西安建立了一个200人的针对电视的研发团队,并打算在今年年底将团队增加到300人。

  这款Android电视的硬件成本略高于TCL原有的互联网电视,由于Android系统运行对内存要求较高,从而增加了电视机内存方面的开支。

  “我们不认为近期互联网电视会完全统一移植到Android平台,但它一定是主流的高端TV平台,从长期看有望成为统一的软件平台。”闫晓林说。

  但是,在研发Android系统用于手机、MID和电视的两年中,谷歌Android版本的频繁升级一直是他们面临的大难题。Android从1.0到1.1,到1.5、1.6,一直到目前的2.2,每次升级,都需要开发者重新测试系统的兼容性和稳定性。“好在现在到了2.2版本之后,谷歌的升级速度已经慢了下来,因为整体系统功能已经比较完善了。”梁铁航说。

  另外,目前针对Android平台的5万多个应用中,几乎全部都是针对手机和MID,并没有太多与电视相关的应用。靳岩是北京易联致远的CEO,他目前经营着国内一家Android应用程序下载网站,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市面上有专门针对电视的应用。不过他认为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在Android电视上市后发生改变。“应用做起来是很快的,像我这样的开发熟手,一周写一个应用都不成问题。关键是这个平台会不会让开发者赚到钱、从而吸引他们加入。”

  与此同时,TCL面临的更大风险似乎来自政策层面。不管是TCL已经在售的互联网电视,还是将要推出的Android电视,其视频内容来源的正版化都会是一个难题。谷歌宣称Google TV在美国将能至多看到一百多万个频道+网站内容,但这个应用在中国却不大可能获得通行证。

  这或许是夏普、索尼和三星没有把类似产品引入 中国市场的原因。除了TCL,国内其他的液晶电视制造商也都有类似互联网电视的技术。比如,创维的“酷开TV”、海尔的“模卡电视”、康佳的“网睿”系列,都是基于Linux平台的互联网电视。而在国家对互联网电视的政策明朗化之前,它们还都只能打打擦边球。

  互联网电视将是一个长期投资,但李东生此时的资金并不算宽裕。去年11月16日,TCL与深圳市国资委旗下的深超公司合作成立华星光电公司,启动了总投资额高达245亿人民币的8.5代线液晶面板生产线。据路透社的报道,截至今年3月,TCL已经向合资公司投入15亿现金,但还需要增发几十亿融资才能保证项目实施。

  李东生在去年底曾乐观预计2010年初就会有其他国产液晶电视厂商加入到项目中来,但到目前也未见动静。反而是韩国三星电子近日对它表现出兴趣,并在本月与深圳市政府和李东生进行过会晤。不过,这家公司目前尚未明确投资一事,因为它还在等待其在苏州液晶面板项目的获批结果—如果遭到发改委否决,它才可能真正打开荷包。看来,李东生还要继续等待。

0.3297472000122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