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产业新能源太阳能光伏业产能过剩风投忙着找退路

在全球资源争夺激烈的今天,新能源无疑是各路资本所追逐的宠儿。而作为新能源的代表,光伏产业更是备受青睐。

如今,全球经济的整体下滑以及愈演愈烈的金融风暴,光伏产业能否独善其身?在成为全球光伏生产大国的中国,光伏产业能否依旧风光?《每日经济新闻》调查发现,金融风暴下的光伏产业,也许将演绎又一出新的故事。

现状

政府推动民营资本扎堆光伏


与上海电气选择渐次退出光伏产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更多的资本扎堆涌向这个火一样发烫的新能源产业。也许是无锡尚德在2005年成为中国内地首家登陆纽交所所造就的巨大效应,很多地方政府和民营资本开始热衷于光伏产业,期望能造就一个又一个的尚德神话。

涉足太阳能光伏产业的上市公司也不少,有交大南洋(600661)、南玻A(000012)、江苏阳光(600220)、航天机电(600151)等,还有无锡尚德、浙江昱辉、赛维LDK等十来家海外上市企业。

海宁:皮革之乡转攻光伏

“皮革之乡”浙江海宁,正从皮革纺织跨行到光伏产业,实现传统产业的转型。从事服装产业的丁桥佳力制衣,注册了好亚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投资1.5亿元上马年产500万片太阳能单晶硅片的项目。

据海宁市经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市在年中就已出台《关于加快培育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实施意见》,力争到2012年实现太阳能光伏产业生产总值达200亿元以上。“我们这里本来的产业重点是皮革、纺织,但是近几年来,成本不断上升,利润率不断下滑,又要受出口政策左右,地方经济迫切需要转型。去年制订了产业发展战略,把太阳能光伏产业列入本市5大重点发展的新兴产业之一。”

扬州:政府出台扶持政策

江苏省扬州市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发布报告称:“近几年,扬州市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迅猛,计划到2010年高纯硅材料的年产量达到6000吨以上。”此前,该市还出台了扶持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文件。

江苏省能源研究会秘书长魏启东告诉记者,作为国内光伏第一大省,目前江苏约有六七十家光伏企业,而一年前只有40家左右。2007年江苏20家主要光伏企业的产值是130亿元,而2006年这个数字仅为59亿元。

在江西,广丰县近日又对外发布了新的战略规划,准备依托“江西省打造世界级光伏产业基地”的战略定位,计划用4年时间,形成“多晶硅-单晶硅-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的完整光伏产业链,实现产值达100亿元以上。

湖南:重点突破光伏产业

中共湖南省委副书记梅克保亲自撰文提出,湖南要在新一轮发展中赢得主动,就必须适应这些要求,放眼世界,立足省情,着力发展新能源产业。当前,尤其要坚持优势优先,重点突破,大力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

其他诸如江苏、浙江、江西、广西等省也都纷纷表示要大力扶持光伏产业。在产业布局上,我国太阳能光伏产业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集聚态势。在长三角、环渤海、珠三角、中西部地区,已经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太阳能光伏产业集群。

危机

开发与消费遭遇双面夹击


目前国际上的太阳能光伏产业主要依靠立法和政府支持来得到发展,因此政府的补贴政策将直接影响这个产业。一位研究新能源的私募机构丁姓分析师告诉记者,“如果从直接影响上来说,金融风暴对包括光伏产业在内的新能源影响不会太直接,但是通过传导将最终作用在产业上,继而影响到相关的企业。”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美国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案终于过关,但是之后美国股市的重挫,全球经济前景依然不乐观。经济不景气导致消费能力下降,尤其是太阳能光伏产业的消费。消费者难借到钱,自然就无法安装使用。

专家指出,对消费者而言,最需要考虑的限制就在政府没有补助的部分。目前政府不论在安装还是费率的补助上,都是部分补助。没有政府补助的差额,以往多数是通过银行或金融机构甚至是基金来补助,以分期贷款的方式来运作。许多地区的消费者通过政府补助、银行贷款或基金统包运作,不花一毛钱就可享受太阳能。

但是,今年的金融风暴导致了基金等机构接连倒闭,银行开始收缩银根、紧缩贷款,这就不得不使得消费者需要先自行掏腰包来负担政府没有补助的部分。“金融风暴一来,失业率自然会增加,消费能力也将随之下降。如果连拥有自己的房子都出现了问题,那使用太阳能系统发电自然是不可能了。”

丁姓分析师指出,新能源的开发和应用,往往需要的资金量比较大,所以金融风暴所带来的资金流动性差会影响到这块的投资以及再融资。“不过,我认为这次金融风暴倒也是个好机会,可以把那些比较差的企业洗掉,剩下一些拥有高科技、有自主研发能力、有实力的企业留在这个市场上也算是一个好事情。我目前初步判断,金融风暴的影响只是暂时的,新能源毕竟不同于传统的制造业,它的未来发展前景是美好而且有希望的,但是那些披着新能源外衣的项目,想必难逃此次经济危机。”

隐忧

产能过剩小企业或先出局


面对诱惑巨大的光伏产业,企业趋之若骛。但已经有人看到了光环背后的各种隐忧。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彭小峰提醒新入者需要冷静,“投资人首先要回答清楚三个问题:技术、市场以及资金来源。现在,很多公司还回答不清楚这些问题,就盲目介入这个产业。”

“多晶硅热”高烧不退

驰昂咨询近期的一份跟踪研究显示,截至2008年5月,我国共有34家厂商开工建设高纯多晶硅提纯项目,其中新光硅业、洛阳中硅、东汽峨嵋、江苏中能等4家企业已经拥有批量生产能力,在建生产项目共37个,完全投产后产能总和为6.8万吨,项目大多数在今明两年进入试生产。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厂商已经公布的远期生产规划之和超过了17万吨,规划中大多数产能将在2012年前实现。这还不算另外16家已经备案或正在筹备开工的企业,以及棱光实业等一批年生产能力几十吨的企业。

投资热情导致产能过剩。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孟宪淦表示,按照规划,中国光伏需求量到2020年也只有1800兆瓦,而2006年中国光伏电池产能已达到1600兆瓦,这意味着仅这一年的产能就可满足未来十余年后的规划目标。而去年全球光伏电池实际装机容量只有1420兆瓦。换句话说,中国的光伏产能已可满足全世界的需求。

成本增加毛利率降幅大

交大泰阳总经办副主任邓柳介绍:“这个产业现在的状况是原料比较紧张,国内原料的供应量远远跟不上需求量,所以绝大部分都要依赖进口,大量的多晶硅原料都需要输入。进口的话,价格自然就比较高。”

由于高纯多晶硅市场呈现严重供不应求的紧张态势,光伏太阳能产业许多下游企业饱尝多晶硅短缺之苦。太阳能级多晶硅现货价格自2005年从55美元每公斤开始节节攀升,在2006年到达200美元以上,至2007年12月市场现货价格甚至达到400美元。

邓柳表示,那些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依靠原来采购上的成本优势可以获得继续良好的发展,也能保持不错的毛利率,但对那些小型企业来说,原料成本等各种压力叠加在一起,如果资金不是很充裕的话,生存会比较艰难。

无锡尚德一位不愿具名的技术专家告诉记者,现在光伏产业的毛利润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高了。“下降的趋势很明显。好一点的企业,毛利率大概在20%多,差一点的只有10%左右,这跟纺织等传统制造业差不多。在新能源市场,出现这样大的差别是不正常的。”

应对

风投更谨慎开始寻找退路


“新能源项目?是看了几个,但都放弃了。”面对记者提出的“现在还愿不愿意投类似光伏产业这样的新能源项目”问题时,绝大多数风投都以上面这句话来回答记者。

据他们分析,现在的金融风暴所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在未来两三年内不会消退。“很多新能源项目,是需要依赖政府的补贴和减税才能生存的,所以自身的生存能力并不强。而且这些项目,往往投入的资金比较大,周期又相对较长,风险自然会增大。”

横店资本管理总监叶心告诉记者:“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退出,全球的资本市场都是那么差,退出渠道产生了很大的问题,就算能退出,现在的价格也是不划算的。新能源项目,我们是看了几个,但是感觉未来的盈利能力还不太确定,不适合进行投资。”

如山创投的丁世平则表示,在目前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即便是投资新能源项目,也要寻找那些能依靠自我力量实现盈利的企业,而不是主要依靠政府的补贴和减税来获得利润的企业。

在经济形势变差的环境下,风投的谨慎也变得顺理成章。本文开头所提到的上海电气所选择从光伏产业中渐次退出的行为也许会变得更好理解。

与此同时,信贷市场对新能源也变得若即若离起来。美国高盛银行负责全球投资研究的副总裁迈克尔·摩根指出,信贷在市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加紧。对绿色能源的融资是否会是另外一个风险呢?摩根说:“信贷危机会对可再生能源行业产生重要影响,我认为会是有史以来最坏的一次。”

案例

交大泰阳36%股权挂牌转让

近日,一则挂牌信息悄然出现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的网站上。中国最大的装备制造业集团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交大泰阳绿色能源有限公司挂牌转让36%的股权,挂牌起拍价为13860万元。

“股权转让这个事情的确是真的,但是现在还处于挂牌期间,不方便透露更多的信息。如果你有兴趣,等我们公司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在合适的时机,我们再好好聊聊。”交大泰阳总经办副主任邓柳这样告诉记者。

据了解,交大泰阳是上海市重点扶持的两家光伏企业之一,是由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大南洋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正隆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股份公司,注册资本为31300万元。

此次36%股权的出让方是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者在转让前持有总股本的61.35%。该部分出让股权的转让评估价值约为13532.7万元,现溢价为13860万元转让。按注册资本金计算,该部分股权对应的价值为11268万元。两者相差不大。

据相关数据显示,前二年度,交大泰阳的主营收入为60084.4003万元,营业利润为3183.3618万元,净利润则高达2804.1469万元;前一年度,主营收入为43344.7747万元,营业利润则只有191.0403万元,净利润更是骤降至162.3843万元。

两个年度的净利润差距为什么如此巨大?“可以肯定地说,光伏产业的毛利率在下降,总体利润空间在不断压缩,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邓柳对此毫不讳言。

业内人士分析,这也许就是上海电气开始退出的主要原因。

此次挂牌转让,还附加了两个特别要求。其一,出让人为交大泰阳提供的贷款担保总额人民币近3亿元,在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后90天内,受让人或受让人指定符合条件的第三方将按转让后出让、受让人的持股(25.35:36)比例向出让人提供贷款反担保,或替代出让人向债权银行为标的公司提供贷款担保;其二,在股权转让完成后,受让人须认可并继续按照交大泰阳与现有员工的劳动合同履行。很显然,上海电气并不希望因为自身的退出而影响到交大泰阳的正常运营生产。


0.4105408191680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