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公司软件商业迷恋“嬉皮”的Lotus之父

Lotus创始人米奇·坎普
IT业界充斥着商业和贪婪,IT技术简直就是个人私利的代名词,就算是IT富翁们习惯于捐款,那也可能只是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公司捐款可以抵扣个人的所得税,丝毫不能冲淡那种“为富不仁”的色彩。

但是IT业界内部,世俗的价值观念并不是IT技术的全部,依然有不少人愿意献身,为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服务。日前,前Lotus公司的联席创始人米奇·坎普再度出山。这位技术前辈自“隐退江湖”一直致力于IT公益事业。

这次,他与几位同时代的同道一起,组建了非营利性质的技术研发机构,研发开放源代码的电子邮件软件,以“造福于民”。硅谷的科技权贵对这位祖父级的技术能手致以崇高敬意。

嬉皮士:苹果机的一代

1951年,坎普出生于长岛。当时二战刚刚结束,社会开始医治战争的创伤。那一辈的美国人隶属于人口历史上有名的“婴儿潮”,发生了很多事情。关于那代人社会价值观念的争论有两个著名的关键字:一是作家海明威在书中提到的“迷茫的一代”,二是“嬉皮士”。

就像同年龄的很多美国青年一样,60年代,坎普成了“嬉皮士文化”中一员,留着长头发,穿着牛仔裤,听着猫王的歌曲,坎普的青年时光轻松而无所事事。后来,坎普服用了违禁药品,他被家人押着进了戒毒所,一个人对着墙壁喃喃自语。

内心深处,坎普希望得到某种真理的启示。他改头换面,重新走上人生的正道。怀着一个拯求和自己一样失足青年的理想,1971年,坎普从耶鲁大学毕业,获心理学学士学位。在耶鲁期间,求知欲旺盛的坎普广泛接触心理学、语言学和新兴的计算机科学,他对自动控制理论颇有研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对计算机的感情悄悄萌芽。

可惜好景不长,离开高校后的坎普故态复萌,他没有合适的工作。一会儿在歌舞厅当DJ,一会儿幻想做肥皂剧明星。整整四年,他的生活起伏不定。25岁那年,他和妻子离婚,生活一团糟。

坎普开始迷信宗教,他来到瑞士接受印度教洗礼,每天打坐沉思14个小时,苦苦思索如何才能获得解脱。毫无疑问,这种努力无助于解决问题,坎普终于发现这不是他心里想要的东西。

回到美国以后,几年中坎普的生活依然“悬在半空”,他决定回到学校,1978年他从Beacon学院毕业,获心理学硕士学位。就读期间,他在一家精神病院打工,那家医院的计算机设备非常先进,坎普对计算机技术的钻研渐渐到了痴迷的地步,他经常在计算机商店的橱窗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对着新上市的计算机产品目不转睛。

因为当时的微机价格昂贵,囊中羞涩的坎普只能是“一厢暗恋”。1978年,苹果Ⅱ型机开始跌价,价格跌到1500美元,坎普凑齐生平的积蓄,买回了第一台电脑。电脑买回来几天以后,坎普在计算机商店遇到一个年轻人,那人不懂电脑却想学,商店售货员帮不了他。

坎普走过去毛遂自荐,担任了那个年轻人的电脑老师,报酬是每小时5美元——当时算是非常丰厚的回报了。那个不懂电脑的年轻人名叫巴尔塔·艾伦,他是微软创始人保罗·艾伦的父亲。

商业成功:坎普和Lotus 1-2-3软件

坎普继续自己职业生涯的探索,但不甚顺利。他考入麻省理工斯隆商学院攻读MBA,读了没多久觉得没意思就退学了。坎普辗转到了硅谷,在为一家创始企业工作几个月后,坎普偶遇了世界上第一款电子数据表软件的发明人,两人攀谈之后,坎普突然有了一个主意:通过电脑软件将绘图和图表显示结合起来。

他和合伙人创立了Visi绘图公司,出品同名的绘图软件。产品在市场上迅速走红,订单、支票如雪片般飞来,一个月就能挣到了10万美元。一年以后,Visi绘图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坎普在商业上第一次获得了成功。

成为百万富翁的坎普做了几个月的软件产品经理,觉得无聊。他很快意识到,只有当开办自己的公司时,他才能感到快乐。1981年,他和创业伙伴豪纳森·沙奇一起得到融资,开创了一家公司。
[page]
为了公司的名字,两人绞尽脑汁。坎普想到自己曾经沉迷过的印度教,在教典中他找到“Lotus”这个词,这个词意为“莲花”,即佛祖的宝座。坎普希望自己公司出品的应用软件能够沿袭Visi软件的成功,而且具有Visi不具备的其它功能。

1983年,Lotus发展公司推出自己的第一款产品Lotus 1-2-3,这是一款软件历史上划时代的作品。坎普许诺产品具有Visi软件绘图的优质特性,但是它更快更方便,还有许多新功能。

这款软件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提供帮助程序的软件,在出售的磁盘上Lotus 1-2-3附赠了一个培训软件。后来帮助程序在商业软件设计上蔚然成风。坎普还极具创意地将传统服务业的客户服务部门引入软件业,虽然最后这个创意没有在Lotus 1-2-3上实现,但是却为微软、IBM等大牌公司所仿效,提高了客户的满意度。

当时市场上最流行的商业软件一年销售1200万美元,坎普保守地估计Lotus 1-2-3第一年投放市场也就是200~300万美元的销售额,但是到了财年末,Lotus软件销售达5300万美元,第二年达到1.56亿美元,第三年突破2.58亿。

有趣的是,坎普始终惦念着Visi绘图公司,所以Lotus团队创业一年后又将Visi公司给买了回来。五年后,即1983年,Lotus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应用软件公司,当时的软件业几乎没有那家公司能与Lotus抗衡。身为企业家,坎普与微软的比尔·盖兹、苹果公司的乔布斯并驾齐驱,无人出其右。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在Lotus的全盛时期,坎普突然宣布退出公司,他的神经质作风再度复发。“我恨这家公司,我恨我自己。我喜欢开创事业,但是事情起了变化。我不喜欢权力也不想再承担责任,我对我自己说,‘退出吧,去找寻你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就这样他不顾众人的挽留,毅然离开了Lotus。坎普为什么要走至今依然是Lotus创业历史上的一桩悬案,恐怕也只能归咎于坎普喜怒无常、沉默寡言的个性。

返璞归真:米奇·坎普投身公益事业

坎普已经不需要打工了,他有的是钱,但是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喜新厌旧。离开Lotus后他接受麻省理工聘请任遥感技术的观察员,仅仅一年便挂印而去。不久他以OnTech公司总裁兼CEO的身份再度出现在IT商业圈。OnTech的目标是出品支持网络功能的软件,这个理念也非常超前。

因为创始人的巨大声誉,OnTech问世引起人们的很大兴趣。然而OnTech的商业成功并没有像Lotus那么快,至少在坎普任职CEO的三年内没有太大的作为。直到1997年,即公司创业十年后,OnTech真正算是成功,公司在海外开办了子公司,拥有数百名雇员。

坎普厌倦了商业,1990年,他与外号“死人”的诗人约翰·巴里·巴罗合作开设电子前线基金。这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团队,专门为保护行业内黑客民事自由而服务,它曾经为数个因为非法侵入而被逮捕的黑客提供法律援助,所以业内称这个基金会为IT行业的“公民自由协会”。

值得一提的是,1990年广域网根本不存在,全球电信也才刚刚起步,米奇·坎普却早就预见到了未来,开始关心相应的法律体制的调整和建设。身为技术前辈和权威,坎普是华盛顿IT技术委员会的座上宾,电子前线基金也受到行业内大公司的积极资助,如微软、AT&T、大西洋贝尔、苹果等。

坎普和他的基金会在计算机、通讯网络公共政策制定方面非常活跃。坎普作为技术专家,多次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克林顿时期的副总统戈尔谈起“国家信息架构”来口若悬河,其中很多前沿的科技动态其实都是从坎普这里“批发”过去的。就美国国家信息架构的蓝图制定而言,坎普也是一个非常主要的起草人。

此外,坎普还与驻扎在麻萨诸塞州的电讯管理委员会关系良好,1992~1993年度他担任计算机技术、法律委员会主席,1994年,克林顿政府聘请他为国家信息架构顾问团成员。

坎普并非全盘放弃商业,他只是在商业和公益之间偏重后者。他也有自己的风险投资企业“坎普风投”,他投资了两家著名的网络接入服务提供商PSINet和UUNET科技。坎普还是Progressive网络公司董事会的成员,这家公司以即时音频、视频软件而闻名。

“我寻找具有持续优势的企业加以投资,它们能在竞争中生存下来。我在IT行业内干得越久,我就越确信我需要一个聪颖、有进取心、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来实现梦想。毫无疑问,技术对于我很重要,对于所有人都很重要,所以我们需要彼此分享。”坎普说。

坎普去年创立开放原始码应用基金会,个人出资500万美元研发信息管理软件。新软件强调协同作业工具与信息交换的功能,产品研发成功后,将会开放源代码,贡献给整个行业。无私奉献、关注行业发展等优良品质使他成为IT行业的好榜样。他不是世界首富,但他无人能及。
(编辑 伟文)
0.3890159130096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