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晨星山寨晶片一天少赚9000万联发科Q1成窘男孩

若有一家电子公司,2011年第1季比起2010年同期,每天少赚新台币9,000万元,那多数人会以「没救了」3个字,来简称这家电子公司的未来;若再听到这家电子公司曾当过很多次,也当过很久的台股股王,相信有一半以上的人,会以「一代拳王」来尊称这家公司过去的丰功伟业;若最后告诉你这家电子公司其实就是联发科,相信大多数人会跟著海内、外分析师,及第4台老师一起蹲下来,试著找回属于自己的眼镜碎片。

但事实就是如此,相较于联发科2010年第1季净赚111.33亿元,每股税后盈余(EPS)约10.29元的风光,联发科甫公布的2011年第1季财测目标,单季获利可能赚不到30亿元,相较于2010年同期一口气少掉逾81亿余元,若再除以第1季约90个工作天的基准,平均1天少赚9,000万元的惨况,真不禁令人怀疑,金融风暴又回来了吗?但环顾四方,全球科技产业景气仍在蒸蒸日上的轨道中,联发科揭露这样顾影自怜的财测目标,真让人忍不住要问,联发科怎么了?

相较于联发科蔡明介董事长先前曾阐述「今日山寨、明日主流」的口号,大陆山寨业者却在这几年间,反因格局问题及大王心态作祟,始终无法下山启动新的革命运动,以至于「今日主流、明日山!寨」反而成为唯一信仰,也让联发科在2009年、2010年间,意图掀起无产阶级大革命的山寨运动,终究沦入被品牌业者围剿,或被迫招降安抚的局面,有形无形中,也让有心提供飞弹、战车等高端武器的联发科,只能回头再做步枪、手榴弹的低价生意。

不过,危机向来就是转机。在当年一帅(蔡明介)三将(谢清江、喻铭铎及徐至强)的前瞻布局,到如今打工仔已分别求去,只剩联发科土生土长的湘军还在一路拚斗后,新一代中坚干部纷纷开始接棒的动作,及还想拚的企图心,或许会让人感受到联发科成立初期,全军一条=在拚的感动,也可望带给联发科最新的化学反应。至少蔡明介快刀斩乱麻,连续针对手机晶片产品线降价的焦土策略,让竞争对手即使乘虚而入,也无法讨到太多便宜的止血动作已明显奏效。

只是,这样的转变,对于1年营收已千亿元的联发科还不够多,更弹性的营运策略,及更具侵略性的发展方向,或许对2011年第1季,1天只能赚3,000万元的联发科来说,是最佳的脑力激荡时机。至少,看到晨星上市挂牌还在观望的态度,联发科就可来个购并动作,想想光是2011年第1季少赚的这80亿元,就可买个晨星6%股权,比晨星董、监持股还高,到时透过晨星背后法人股东,像当年一样入主扬智,也并非全无可能。光是当年让扬智「哑」掉,联发科这几年在DVD播放器及光储存晶片产品线身上,就不知道捞回多少倍的收益回来了。

0.3457159996032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