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钢丝硅片设备光伏全面国产化中的藏宝图 下一块金矿曝光

随着光伏产业上下游的全面国产化,更多的明星企业慢慢走到台前。今年以来精功科技、恒星科技的股价表现异常惊艳,光伏设备、辅料也开始成为二级市场上一个引人注目的投资主题,相关企业的投资潜力正逐渐被发掘。

业内人士认为,光伏产业未来5-10年将高速发展,在高利润和高成长预期下,国内的太阳能硅片、电池组件生产商大幅扩产,众多企业扩产速度超过100%。因此,光伏设备,如多晶硅铸锭炉、单晶生长炉、开方机、切片机等,未来两年将迎来新一轮爆发式需求增长。

股价疯涨,孙国顺却一脸愁容。

从7月23日到8月24日的短短一个月内,他所在的恒星科技从最低11元一路上涨到最高20.45元,涨幅接近100%。

这一个月中,公司一直保持缄默,没有对股价异动作出任何回应。也正因此,恒星科技在坊间被冠以“妖股”之名。但身为公司董秘的孙国顺却不得不疲于应对交易所和投资者频频打来的问询电话。

“我们也有苦衷。”孙国顺事后对本报记者说,“当时公司正在秘密研发一个重大项目,而且没到必须信息披露的程度。”

但秘密还是被网上的一则招聘广告捅破。这则广告宣称:恒星科技要对外招聘一批负责生产公司切割钢丝产品的操作工。消息一出瞬间引爆市场,公司股价也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到12月9日最高涨至35.73元,与最低价时相比涨幅高达262%。

“这是原来的人事经理在发布招聘广告时无意间将公司秘密研发的重大项目泄漏到网上的,而且内容也有出入。”谈及此事,孙国顺一脸无奈,“现在公司已对这个人事经理做了处理。”

尽管如此,所谓秘密研发的重大项目却终究无法再保密。8月25日,恒星科技公告确认:目前正在研发新产品——超精细钢丝项目,主要用于切割晶硅太阳能电池的电池硅片,项目规模是每年5000吨。

据说,这种钢丝是硅片生产过程中的第二大消耗品,仅次于硅料。因行业长期被外商控制,有较高技术壁垒,其毛利率可达40%-60%。

到这一刻,如坠云中的投资者终于幡然醒悟:原来光伏产业并不只有电池和多晶硅,包括切割钢丝、切割液、多晶硅铸锭炉等在内的辅料及设备也是一块未发掘的“富矿”。由于这部分产品原先大多为跨国巨头垄断,虽利润十分丰厚,外界却知之甚少。但近年来,随着国产化浪潮在光伏产业链上下游不断延伸,壁垒终于逐渐被国内企业打破。

至此,光伏产业的整幅生态拼图终于渐渐清晰起来,而其在资本市场的潜力却还远未浮出……

涨幅262%的背后

伊河之水浩浩荡荡,日夜奔流,出龙门后直冲至北与洛河相汇。相传古时,大禹曾在此治水,河图洛书亦在此现身,种种传说给这块积淀千年的土地平添了几分沧桑与神秘。

恒星科技的巩义新厂就坐落在伊洛河畔,厂内同样有一块神秘的处所。

和恒星老厂相比,这座新厂占地500多亩,气势宏伟,布局有序,但大体与其他标准化厂区并无二致。

唯一的不同在于最东侧的那间厂房。

到目前为止,那间厂房仍是恒星科技的“最高机密”,而门口醒目的“禁止入内”红色警告牌也分明昭示它的矫矫不群。

“厂房外面可以随便拍,到车间里就禁止拍照啦。”在进入厂房前,恒星科技一位内部人士还不忘告诫一遍记者。

而事实上,从门外望进去,只看得到厂房内一片空旷的车间,并不见得有何特异。但直到穿过车间又绕过一道隔离墙后,厂房后部的数十台水箱拉丝机才一下映入眼帘——这里正是切割钢丝的生产场所。

只见每台拉丝机左右各是一个正在转动着的轮轴,左边的横置,右边的竖置。轮轴上密密麻麻缠绕着黄铜色的钢丝,左边的略粗,右边的却极细。两个轮轴通过齿轮传动,中间则要经过一个盛满深蓝色液体的水箱,据说是配比好的皂液。在机器的轰鸣声中,水箱中的皂液不断翻腾,便如火山喷发前此起彼伏的岩浆。

“这些就是超精细钢丝了。”上述人士指着右边那个轮轴对本报记者说。但见上面的钢丝纤细如发,确实不负“超精细”之名。

他随后告诉记者,这种钢丝的直径只有0.12毫米,而一般人的头发直径亦只有0.09毫米。

不过,拉拔的过程却十分不易。在最初拉拔时,钢丝很容易断。经过反复实验后,钢丝的拉拔长度会越来越长:从300公里、500公里、700公里,一直做到连续800公里不断,表明这一新产品终于研制成功。

记者随后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悉,对切割钢丝来说,有两个指标很关键:一是断丝率,二是钢丝直径。目前,行业老大贝卡尔特的断丝率可能只有1-2%,国产的则相对高一些。

“原料不合适、操作不当都可能导致断丝。最终,要看客户的成本才知道是否能承受这样的断丝率,因为在切割过程中钢丝一旦断了,硅片也就报废。”上述人士说。

当然,断丝率相对高一点的代价就是价格更便宜。和贝卡尔特动辄18万元一吨的价格相比,国产超精细钢丝目前的价格区间在12万-16万元左右,但即便如此,这种钢丝的吨毛利仍可达五六万元。

如以每吨5万元毛利计算,假设5000吨全部达产,则恒星科技每年可新增毛利2.5亿元。而这家从镀锌钢丝钢绞线起家的企业去年利润总额也不过只有1.15亿元。

问题是这些切割钢丝是否都能卖掉?

资料显示,目前国内拟建、在建的多晶硅项目总计达10万吨,而每切割1吨多晶硅就需要用到0.6-0.8吨切割钢丝。“你可以算一下这块市场的容量有多大?”上述业内人士说。

言下之意,国产切割钢丝只要能生产出来且质量过得去,则根本不愁卖不掉。

业内测算,到2012年,国内的切割钢丝市场需求在7万吨左右。

而今年,我国晶体硅切割量在6万吨左右,切割钢丝的需求量在4万吨左右,其中,贝卡尔特中国厂一家就供应约2.5万吨,其余大部分依赖进口。

“硅片切割三剑客”

作为A股上市公司中最先研制成功切割钢丝并顺利实现规模化生产的钢帘线企业,恒星科技显然不希望看着自己的老对手——钢帘线与切割钢丝的“行业一哥”贝卡尔特一家独大。

关键是扩产的速度。

“贝卡尔特明年的产量可能在2万吨以上,我们5000吨的量还是不能比,公司也想扩产。但切割钢丝的扩产有严格要求,不是说第一条生产线正常生产了,第二条就没有问题,拉拔工艺和电镀工艺等多种生产因素都会影响产品质量。”对于扩产,孙国顺11月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

岂料话音刚落,11月11日,该公司就宣布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500万股,发行价格不低于23.5元,募集资金不超过7.24亿元,用于新增1.5万吨的切割钢丝产能建设。

这个时间距离9月份5000吨项目正式公告仅仅过去了两个月。

国信证券的一份研究显示,如果将现有5000吨产能考虑在内,届时2万吨切割钢丝税后净利润将在4.8亿元左右,对增发后业绩贡献达到1.8元/股。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恒星科技股价在消息见光后仍在继续上涨。

而随着恒星“妖股”之名传开,其他几家光伏辅料企业也开始受到资本市场关注。

以硅片切割来说,切割钢丝只是这道工序的辅料之一。要完成一次成功的晶体硅切割,还有两种耗材不可或缺:切割液(通常是聚乙二醇)和切割刃料(碳化硅等)。

从原理上讲,晶体硅多线切割其实就是将切割刃料与切割液混配的砂浆喷落在切割钢丝组成的线网上,通过高速运动使砂浆中的切割刃料与紧压在线网上的硅棒或硅锭表面高速磨削。由于切割刃料颗粒有非常锐利的棱角,并且硬度远大于硅棒或硅锭的硬度,因此硅棒或硅锭与钢线接触的区域逐渐被切割刃料颗粒磨削掉,最终达到切割的效果。在完成切割的同时,切割液则会带走切割过程中产生的热量及细粉。

目前在A股上市公司中,切割液的代表是奥克股份[55.692.58%],切割刃料的代表则是新大新材[54.852.52%]。

前者当下在行业内保持了70%的市场份额。而为了维持这一份额,其以牺牲毛利率为代价,以图在切割液市场爆发式增长中率先垄断市场。

根据半年报,奥克股份切割液的毛利率仅为14.27%。有电池厂商反映,奥克股份在辽宁本部生产的切割液经上千公里运输至江苏后,比江苏当地小厂的价格还略低,可见其成本控制能力。

而随着IPO的完成,奥克股份用募集资金在全国布局:哪里有环氧乙烷出产,其就临近设厂,锁定原料供应,同时缩短与下游客户间的运输距离。这使得公司能继续巩固行业龙头地位。

不过,由于切割液可回收再利用,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想象空间。

新大新材是我国最早和规模最大的碳化硅切割刃料生产企业。根据中国电子[0.950.00%]材料行业协会预测,2009-2012年硅片切割刃料国内市场需求量分别达8.2万吨、13.1万吨、22.6万吨和29.5万吨,可见这块市场仍存在较大的增长空间。

“如果看好多晶硅行业,那么买多晶硅企业未必好,因为国内产能亟待释放,未来降价是大势所趋。而一旦多晶硅产能释放,用于硅片切割的耗材需求就会大增,这些生产辅料的公司反倒是更好的投资标的。”一位行业人士意味深长地说。

也因此,上述三家企业被坊间戏称为“硅片切割三剑客”。

设备国产化中的“藏宝图”

尽管恒星科技下半年的股价涨幅已然不小,但和今年全年涨幅最大的精功科技相比却还是有所不及。截至12月24日,后者今年的涨幅高达224%,而前者这一数字为105%。

正如恒星科技的成功在于其实现了切割钢丝领域的进口替代一样,精功科技、天龙光电[28.672.69%]等光伏设备企业之所以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也是拜进口替代所赐。

一直以来,中国的光伏组件和电池尽管已做到全球产能最大,相关生产设备却高度依赖进口,装备国产化率仅为10%,如多晶硅铸锭炉就长期由美国的GTSolar垄断。

但随着精功科技、天龙光电等设备企业的崛起,格局正悄然发生改变。

目前,精功科技研制成功了国内首台多晶硅铸锭炉,并实现批量生产,今年更连续收获多笔大订单,股价飞涨自不待言。

而以单晶炉起家的天龙光电今年同样大举涉足多晶炉市场。本报记者日前走访该公司获悉,其IPO募集资金的投向之一就是年产150台多晶硅铸锭炉项目。今年早些时候,国内一个客户曾将天龙光电提供试用的多晶炉与GT同类设备在同等条件下放在一起运行三个月,比较结果颇令人惊喜。

“试用下来发现,我们的设备和GT设备稳定性相当,指标也差不多。因此从8月份起,我们的多晶硅铸锭炉就开始试产,一共投了25台,现已完成15台,另外10台正在安装。”天龙光电证券事务代表吕松对本报记者说。

据了解,国产多晶炉的市场价目前每台在270万元左右,毛利率可达35%到36%。

为了让客户更快接受公司的多晶炉,天龙光电还打造了一座示范工厂。本报记者一个多月前在现场看到,这座示范工厂已在进行最后的装修,设备也陆续抵达。

“这座厂的设计容量是20台多晶炉以及与之匹配的硅片生产设备,今年至少可安装10台。除了炉子外还有后续的硅片生产,这可以使客户直观看到多晶炉运行情况。”吕松说。

他表示,示范工厂生产出的硅片还可以销售。

如果按今年的市场行情,仅这10台炉子及配套硅片设备就可实现3500万利润。

而150台多晶炉项目则到明年1月后有望规模化生产,“正常情况下,明年可做到月产10台,全年可做到100台以上。”吕松说。

此前,天龙光电还用超募资金收购了上海杰姆斯。后者主要生产与单晶炉配套的石墨热场(加热保温系统)。根据收购协议,杰姆斯今年将保证2500万利润,承诺明年是3000万的净利润,如果达不到,受让方将以现金补足。

值得注意的是,天龙光电还开始投产LED蓝宝石炉,这一受投资者高度关注的新设备可能成为公司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目前已接受日本住友、京瓷客户代工订单,并已拉出蓝宝石晶体。同时,我们还自己研发了一系列国产宝石炉,先出一部分给客户试用,日前也已拉出晶体。试用下来炉子没什么大问题,只需要小的改进。”吕松说。

尽管不愿透露具体的利润率,但记者从业内了解到,LED蓝宝石炉的毛利率几乎肯定比单晶炉要高。

“在这方面公司已走在国内前列,因为我们已开始出货。”吕松说,“这个行业有点像05、06年的单晶炉,发展势头很快。”

据测算,上述多晶硅铸锭炉、蓝宝石炉以及上海杰姆斯等都将在明年实现产能释放,届时给公司每股收益带来的增厚可接近1元。

或许明年,才是设备、辅料国产化真正收获的季节。

多线切割机成下一块金矿?

由于今年以来精功科技、恒星科技的股价表现异常惊艳,光伏设备、辅料也开始成为二级市场上一个引人注目的投资主题,相关企业的投资潜力正逐渐被发掘。

“目前,电池片厂商大规模扩产在即,设备的新一轮需求增长即将来临。”国海证券分析师张晓霞表示,光伏产业未来5-10年将高速发展,在高利润和高成长预期下,国内的太阳能硅片、电池组件生产商大幅扩产,众多企业扩产速度超过100%。因此,光伏设备,如多晶硅铸锭炉、单晶生长炉、开方机、切片机等,未来两年将迎来新一轮爆发式需求增长。

她指出,设备制造是行业的核心技术和高附加价值所在。各设备的细分市场在2007年以前均被国外企业垄断。近年来,国内企业通过自主研发,依附国内低生产成本和产业支持政策,正逐步进入光伏设备市场。国家发改委明确提出要提高新能源产业的技术装备水平,太阳能装备制造商获得15%的优惠税率,并在技术研发上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

“如今,单晶硅生长炉已几乎完全实现国产化,多晶硅铸锭炉的国产份额正在上升,而开方机、多线切割机设备也开始有国内企业参与。”在张晓霞看来,装备制造产业的技术壁垒高,已进入的企业可以在较长时间内保持较高的利润率,其成长性和盈利能力被看好。

至于未来这一领域的投资机遇,多位行业高层不约而同向本报记者表达了对多线切割机(即切片机)国产化的期待。

国内某大型多晶硅企业的高层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大多数光伏设备都已实现国产化,只有切片机制造还高度依赖进口。

“国产设备的性价比已不亚于国外。而国产化进程的加快使多晶硅制造成本在迅速下降,其他电池、组件等成本也都在降低。”该人士说。

江西赛维有关人士也表示,公司硅片生产所需的耗材已主要从三家国内厂商购买,但切片机还是购买自国外,“如果切片机能够国产化,公司也将考虑使用国产设备”。

“国内的切片机目前主要还依靠进口,但已经有国内企业在试制。”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本报记者随后了解到,天龙光电有可能成为较早实现多线切割机国产化突破的公司。据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吕松透露,公司位于河南新乡的一家控股公司新乡数控已经生产出多线切割机,相关设备也在研发过程中。

至于明年光伏市场会否有系统风险,他表示并不担心,“光伏就算有风险首先影响的也是组件厂,之后是电池、硅片厂,最后才影响到设备厂。最上游反而风险最小。而且设备厂不存在资产减值,相比之下,下游厂会买很多硅料,风险就相对较大。”

进口替代补全光伏产业“生态拼图”

设备、辅料的国产化对国内整个光伏产业和产业链意味着什么?作为下游客户的硅片和组件企业无疑最有发言权。

“随着中国光伏龙头企业在组件、终端市场取得优势,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在中国整个光伏行业已形成一个大生态。原来谈光伏,可能仅仅从组件到电池片制造再到多晶硅这一条产业链,但现在却对很多横向的产业也有了促动。”阿特斯阳光电力董事长瞿晓铧在谈到光伏国产化的问题时如是说。

他告诉本报记者,在四五年前,光伏组件辅料都是采购自国外,而现在已逐步移到国内。这对光伏成本下降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仅从封装材料来看,就可使组件成本下降10%-15%。

在他看来,国产化对产业的促动十分明显,如太阳能封装材料的国产化就对很多高分子化工行业产生大量新的需求,高透光的钢化玻璃国产化后对特殊玻璃制造也形成强大的需求。此外,光伏组件制造对特种铝材也会产生很大需求。

“最终,辅料、设备国产化程度的提升将使得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在光伏企业身边逐步建立起来,产业链的效率会由此大幅提高。”瞿晓铧认为,随着这一生态的形成,光伏行业将开始具备一种从成本、质量保持持续竞争力的先决条件。而这将使中国光伏产业在未来能抵消人民币升值、社会福利提高等不利因素,令光伏在未来5年、10年乃至20年中都保持全球性的竞争优势。

他表示,欢迎并支持设备国产化的趋势。

“整条产业链中有的德国人做得好、有的瑞典人做得好,有的中国人做得好,这都很正常。我们需要的是光伏行业的全球共赢。只有共赢,才能长久平衡地发展。”瞿晓铧对此颇为清醒。

他表示,公司在选择供货商时主要还是看性价比,“既然引入国产化的设备和辅料,就是因为性价比已经达到一定程度。”

事实上,翻开中国光伏产业的编年史,可清楚窥见一条从最早的组件、电池到硅片再到硅料的国产化轨迹。如今,随着设备和辅料也实现国产化,中国光伏产业生态的最后一块“拼图”即将补全,而中国光伏企业在面对舆论关于国内光伏业“两头在外”、关键技术缺失的诟病时,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0.3378911018371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