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中国三星产业光伏大佬争议行业拐点 内需启动过慢遏制发展

“光伏产业还未成形,今天的世界第几,明天可能什么都不是。”11月18日,在第十一届中国光伏大会上,尚德电力CEO施正荣警告处于热潮中的中国光伏业。

施正荣称,未来,光伏产业规模可能数倍于现在,并且随时可能出现革命性的技术,因此,任何一家光伏企业都有可能被淘汰。

2010年,无疑又是中国光伏产业快速扩容的一年。包括尚德电力、晶澳太阳能、阿特斯、天合光能等在内的国内主要光伏电池生产商均表示,现有的产能已无法满足订单需求。它们都有产能倍增计划。

而大量外部资本仍在不断涌入光伏产产业。三星、台积电、友达光电等传统高科技企业,也已纷纷抢滩登陆。阿特斯CEO瞿晓铧称,“强势的新人证明,光伏产业是有远大前途的,但光伏企业将迎来更严重的挑战”。

不过,在中国光伏产业的一片繁荣背后,不少问题已浮出水面,野蛮生长的中国光伏产业,或将进入拐点期。

品质风险

“品质,是国内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根本。”天合光能CEO高纪凡称,光伏行业由过去5年产量翻8倍的初始高速增长阶段,转入未来5年翻2到3倍的稳定发展阶段,客户对光伏产品的品质要求会越来越高。

“现在,我们已收到不少客户的抱怨。”高纪凡称,光伏产品要求高达25年的质量保证,但才几年就有不少客户反映中国光伏产品已出现质量问题,“国内有质量问题的产品估计有30%左右,未来一两年,可能就有比较明显的问题发生,甚至会有法律索偿”。

在高纪凡看来,光伏产品的品质保证分为两块,转换效率和安全。

转换效率是衡量光伏电池产品品质的核心指标,是指单位面积里把光转换为电也能力,现在一般为17%左右。光伏产品一般要求提供25年左右的质保期,即在25年的时间里,转换效率的损失不得大于20%。

据高纪凡介绍,国内大部分光伏电池生产商均未建立可靠的质量管控系统,“甚至连个质量管控的专业人才都没有”。

而且,由于竞争激烈,光伏电池生产商往往会追加5年、10年质量保证,比如,承诺5年后转换效率损失不超过5%等,“看别人承诺了,国内不少企业也跟着承诺,但却没有考虑自己是否能实现这种承诺”。

而且由于在光伏产品的辅助材料上把关不严,高纪凡称,他非常担心国内光伏产品在使用过程中发生安全问题,“美国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就是因为产品引发火灾而被市场抛弃”。

在高纪凡看来,光伏产品的质量问题,可能给国内光伏产业带来重大影响,虽然在市场优胜劣汰的过程中,劣质光伏产品最终会失去市场,但当中国光伏产品的质量问题暴露出来时,“如果质量包袱太大,对国内整个光伏行业将带来很大的损害”。

此外,瞿晓铧、高纪凡、施正荣均称,其品牌遭到国内光伏企业的仿冒,“拐了很多个弯进入国外市场,逼得我们花很多钱去打假”。

被遏制的市场

经过近几年的发展,由民营企业支撑的中国光伏产业“两头在外”的状况已得到根本改观。在瞿晓铧看来,至2010年,“现在应该说是一头在外了”。

瞿晓铧称,光伏产业的原材料多晶硅已转移至国内,预计有超过国内需求一半的原材料由国内生产,而且还在大量产能会陆续释放,“中国成为多晶硅主要供应地,应是可以确定的事”。

在他看来,“中国的光伏产业链已非常完备”,从多晶硅原料到光伏系统安装,以及玻璃板、封膜等配件,中国都已占据世界优势,“现在只有市场在外”。

不过,就是这“一头在外”,却让中国光伏企业面临颇多无奈。

“未来十年内,市场主要仍在国外。”高纪凡称,如果形成中国光伏产品品质差的印象,国内光伏企业将会丢失大量国外市场份额,“一旦国外形成中国光伏产品的负面舆论,那国外市场就会拒绝中国产品,连带封杀品质过硬的好产品。”

“在美国政府看来,中国光伏产业已是一个重大威胁。”中环光伏总裁顾华敏则称,美国对中国新能源产业提出的301法案调查,以及近期用“国家资本主义”来解读中国光伏产业的迅猛发展已经说明,美国已视中国光伏业为重大威胁。“当然,这也是个荣誉,光伏是国内不多的几个在世界处于领先水平的行业”。但顾华敏强调,中国对光伏产业的补贴远少于欧美。

而施正荣则把美国的新能源贸易保护归结为“政治情绪”。据其透露,近期,美国能源部部长朱棣文到其公司考察时,美方非常关注中国对光伏的利息、环保等情况,“这与301法案调查关系非常紧密,我们必须小心”。

不乐观的内需

“10月7日,我们已宣告在美国加州设立工厂。”施正荣称,希望通过在美设厂,增加当地的工作岗位来改善中国光伏的形象。

瞿晓铧也称,阿特斯亦计划在加拿大建立一个300MW的光伏电池生产厂,凭借加拿大176MW的地面光伏电站等项目储备,将可保证加拿大光伏电池生产厂的运转。

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之时,对与国内市场的启动,包括施正荣、高纪凡、瞿晓铧在内的多位国内光伏企业负责人,均并不乐观。

此前的280MW的光伏招标结果,显然对他们是个不小的打击。据了解,尚德、阿特斯、天合光能、中环光伏等企业均参与竞标,但它们的单独竞标均告失败。

“价格太低,国有企业拥有特殊的资源可以做,但民营企业不行。”施正荣称,虽然低价竞标280MW的光伏项目可能是表面亏,深层次获利,但“民营企业没有这样的获利能力”。

施正荣认为,要想政府出台可行的光伏上网政策,国内光伏行业必须有一个统一的声音,“A公司报一个价,B公司报一个价,C公司还有另外一个价,差别都非常大,政府搞不明白哪个才是合理的价格,只能选择低价的”。

对于光伏标杆电价,施正荣呼吁,“对于政府来说,应该只有一个声音,政府得到的也应该只有一个数字”。

不过,施正荣亦认为,光伏产业仍处在初始期,“如果真的给个5%的电力市场给光伏,现在的光伏产业也没能力做”。在他看来,在传统能源向新能源的过渡时期,国家应减弱对成本的考虑,推动国内光伏市场的早日启动。

(本文来源:作者:郁鸣)
0.2869172096252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