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无锡重庆中小企业杨建文:无锡抢先把物联网和制造业结合发展

7月23日,《无锡文化讲坛》邀请上海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建文主讲了《当前长三角地区经济形势》。

无锡作为长三角地区的一员,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记者就目前经济形势下无锡转型发挥面临的问题及全市中小企业的发展难题向杨建文所长寻求“答案”。

无锡中小企业要抓住“江苏沿海大开发”

“企业贷款难,中心企业贷款更难。”杨建文强调,目前除了银行利率以外,非正式渠道的资本借贷还没有统一的利率标准。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是银行的4倍左右,而民间高利贷月息5%,借100万元一年还息60万元,借贷利率要高出银行10倍。“面对这么高的利率,企业有订单也是死,没订单还是死。因为有多少中小企业能高达10%以上的利润去偿还利息?”杨建文说。

聚焦无锡,中小企业涉及纺织、机械加工、冶金和电子信息等产业,且大多属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经济总量约占无锡的70%;安排的就业工人,大约在80%以上;中小企业数量占企业总数的99%以上。“中小企业是无锡发展的命脉。”无锡人常有这样的言语。

杨建文说,贷款难的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根本性解决。无锡中小企业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把握机遇———即江苏沿海大开发战略。

“江苏作为全国经济大省,已经先期启动了苏南对苏中、苏北的互助项目。江苏沿海地区发展的定位是立足沿海、依托长三角、服务中西部、面向东北亚、建设我国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沿海新型的工业基地,这个战略的实施已经使江苏躲过了金融危机最难熬得那段时期,也为无锡企业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和机遇,”杨建文说,在这样的背景下,企业只有先赚到钱了,才有可能借到钱。

无锡目前的竞争对手是重庆

“无锡目前的竞争对手不是苏州,而是重庆。”杨建文告诉记者,2009年,国务院正式批复无锡成立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园区,标志着“感知中国”中心正式落户无锡。这意味着无锡在发展物联网产业上已经先人一步。但是面向全球服务的“云计算”产业基地也正在重庆加紧建设。

据了解,到“十二五”末,重庆将初步建立云端智能城市,并在智能工业、智能交通、智能电网、智能物流、智能农业、智能医疗等8大领域应用方面实现重要突破。根据重庆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意见》,在“十二五”期间,重庆将通过加工贸易与云端智能的双擎驱动,打造电子信息产业链的全流程。

向全球服务的“云计算”产业基地也在重庆加紧建设。今年以来,重庆已投资400亿元建设包括100个离岸数据处理机房、130个在岸数据处理机房等的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总投资达500亿元以上,以中科院国产“龙芯”芯片为基础的在岸云计算产业基地也相继在两江新区、江津区开建。

此外,重庆还结合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和“五个重庆”建设,以云计算基地的建设发展为基础,以创新物联网应用为切入点,启动实施了云端智能重庆建设。通过延长物联网产业链,涉及传感器、通信模组、终端设备、系统集成、软件开发、市场推广、客户服务等多个环节,实现所有城区的数据覆盖。

“无锡曾在和苏州的竞争中慢了半拍,但是近几年无锡提出发展物联网的政策后,已经成功转型,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但物联网产业具有很强的排他性,所以无锡经济发展的对手早已不是之前老观念中的苏州,而应是重庆。”不能就物联网而物联网,重庆的应用条件不如无锡,无锡应当把物联网这个先进工具作为手段,抢先和长三角地区发达的制造业相结合,做应用型物联网经济。

一年内把上海国际贸易终端带到无锡

根据《关于加快推进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意见》规划,到2020年,上海将基本建成具有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资源配置功能,现代服务业发达,万商云集,服务长三角地区、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与我国经济贸易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贸易中心。

而随着沪宁高铁的正式通车,上海与南京、无锡等沿线城市之间的高速铁路进入“公交化运营时代”。随着京沪高铁的投入运营,让长三角城市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整个长三角城市群“一小时生活圈”逐渐成形。

“高速轨道交通不仅大大缩短城际间的距离,而且在经济上发挥了‘输血管’的作用。上海正在为做国际贸易中心做基础性的工作,无锡应当‘享用’这个成果接轨上海,将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的终端拉到无锡,这其中包括会展经济等等。”杨建文强调,“要快,一年之内是最好的时机。”

除此之外,杨建文还建议,关注日本地震后的产业走向也是无锡经济发展的一个契机。“日本地震后,必然有一部分核心产业外迁,这部分核心产业中的核心技术在全球都是无法替代的,如果无锡能够接纳他们,将带来新的经济腾飞点。”

人口红利优势将不再

长三角经济的迅猛发展,除了得益于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土地资源,还得益于充沛、年轻的人力资源。最近30年以来,长三角乃至中国依靠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充足廉价的劳动力大军,创造了令人瞩目的经济奇迹。

“目前,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正在由劳动力过剩向劳动力短缺的时代转变,这个转变会带来城乡劳动者工资的上涨,中小企业的用工成本也大大增加。另一方面,中小企业生产商品换取利润的链条也在加长。

“长三角的企业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但还很脆弱。”

0.324197053909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