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台湾三星光电遭大陆与韩国企业夹击 台LED企业白辛苦

LED

▲三星挟着品牌优势,今年在欧洲抢夺到欧司朗、飞利浦一线大厂订单,抢照明商机有后发先至企图。(摄影:张家毓)

日本限电带动LED照明商机,台湾各厂商梦想机会来临,却被中国大陆、韩国企业夹击,面临利润可能不如想像中甜美的现实。

4个LED灯泡价格不到千元台币。

“你10年换一个电视,但是5个月就得换灯泡”IEK(产业经济与趋势研究中心)节能技术研究组研究员李芷氤指出。听起来这个产业前景亮丽,但也由于LED灯消费市场敏感度高,价格滑落速度快,以2011年LED灯泡成长最快的日本市场为例,东京一线品牌1个LED灯泡2010年卖3000日元,现在1个1480日元,拦腰砍一半。

在这样的价格滑落背景下,走进台北国际光电周活动会场,虽然LED灯照得满场光明,却不能保证台湾LED照明的前程也光明似锦。

隆达电子董事长苏峯正,一早就到会场打点自家展场,过去展示电视、NB背光,今年全面换上照明。每年都有厂商喊“照明元年”,这次,商机似乎来了。

日本限电给了照明市场一线曙光,因应限电,为了达到政府提倡省电15%,日本商场企业纷纷换上LED灯;5月,隆达光是来自日本的订单,就比4月成长了3倍。

光电科技协进会预估,LED照明渗透率今年为5%,明年会成长到10%。到2012年,光在台湾,LED照明产值将成长32%,达新台币两千亿元。

所有厂商的眼睛,由眼前的电视产业,转往头顶上一盏盏的日光灯,商机来了,下个问题是厂商赚得到钱吗?

各家厂商梦想的照明商机,却隐藏着台湾LED成长的哀愁。“其实做到照明,获利并没有比背光好。”苏峯正点出实情。过去LED一旦跨入新产品,手机、笔电、电视,利润都比上一代好,但是照明却非如此。

获利困境材料成本、人工成本都高

IEK产业分析师林志勋认为,材料成本占比高是另一个原因,以7瓦LED灯泡来说,材料加上人工成本,厂商的获利不到10%,实在少得可怜。

他问厂商,“你会不会是白辛苦?”对方回答:“比起背光,至少照明市场会成长。”

为拚获利,全球LED厂都在找出路,相较于中国大陆选择低价市场,韩国选择中高价品牌市场。根据IEK预估,今年韩国LED产值的市占率达24%,以5个百分点领先,将正式挤下台湾成为全球第二大生产国。

夹在中国大陆与韩国之间,台湾正面临选择的十字路口。

转型困境做品牌,已失去卡位先机

台湾LED厂分了两派,一派走过去代工老路,帮欧司朗、飞利浦照明大厂代工,代表的厂商就是晶电和友达投资的隆达。林志勋点出问题,台湾技术领先中国大陆约两年,但是技术成熟后,“品牌下单给你的理由为何?台湾必须在性价比上占优势才行。”

苏峯正认为,如果做到照明控制系统,整套输出给客户,才会增加附加价值,去年隆达积极切入系统,招聘软体人才开发,设计出用智慧型手机或平板电脑就可以调整照明情境的软硬体,就是为了绑住客户。

苏峯正坦承:“代工是辛苦钱,靠的是技术、脑力;品牌是靠渠道和生意手法赚钱。”

一组人坚守代工,另一组代工厂伸出一只脚跨入品牌这个风险和机会并存的商业丛林,他们看到的照明市场,大厂市占率不到二分之一,但是这另一半的市场里,又有一大半由中国大陆灯具吃下,苏峯正亲眼参观过中国大陆的灯具厂,“他们从设计到出货的纸箱都一贯化在做,台湾扳不倒他们”这也是隆达为何不跨入品牌的原因。

林志勋认为品牌是吃通路、设计和金钱的商业模式,和代工完全不同。

在马拉松赛程里,前段就全力冲刺的选手,接近终点时总是无力冲刺,反倒让后来竞争者居上,台湾比起中国大陆、韩都还要早跨入LED市场,面对千亿照明商机如何保留实力冲刺到终点,是这个产业在未来几年无可回避的问题。

【延伸阅读】没人气,台湾办光电展很尴尬!

展览就是产业的橱窗。

这次台北光电展,首次移师到比世贸大上两倍的南港展览馆,分平面显示器、照明,但却不见一线面板大厂身影。

韩国三星和LG视台湾面板厂为竞争对手,从未参与展览,以前都由友达光电和奇美电子两虎领衔。奇美电在去年以参展效益不佳退出后,这次就连最力挺主办单位的友达,也选择缺席,展场上只剩下全球排名第五大的华映独撑大局,形成没有龙头的面板展,一种罕见的奇特状态。

但是,一线面板厂却都把广州和横滨平面显示器展列为必出席展览。

友达光电行销处经理萧雅文指出,广州展是为了中国电视品牌的客户,对订单有助益,横滨展则是一线大厂同台较劲,了解最新显示器趋势,夹在两者之间的台湾定位不明显是最大的问题。

同样,在展场四楼的LED展览,一线厂都到齐,但也藏着隐忧。就在光电展前一周,刚落幕的广州照明展,参展厂商达2800家,吸引了10万人次参观,是台湾的1.2倍,让广州照明展,跃升为全球第二大重要照明展览。

艾笛森光电董事长吴建荣才刚在广州参展结束,他认为要看照明新技术,到德国法兰克福照明展,要看灯具设计到广州,反观台湾光电展,没有让人一定得参加的理由,他建议主办单位必须思考台湾展览的定位。

就连策展人士也坦承,“台湾的地位很尴尬。”在显示器展览逐渐边缘化后,该如何避免LED步向相同命运,成为最重要的课题。

0.3142051696777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