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4机床

保罗TD-SCDMA公司高通董事长:CDMA重心迁中国 提技术降成本

在智能手机芯片领域,高通无疑是当之无愧的“巨人”。

根据iSuppli的统计数据,高通公司在2007年第一季度首次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无线半导体供应商,并在此后继续保持这一领导地位。第三方数据显示,去年,高通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份额达到41%,在Android智能机应用处理器市场中的份额接近61%。

可以说,高通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保罗·雅各布博士接手高通6年以后,这个公司已经占据了世界手机芯片市场的大半江山。

在这个出色的执行官带领高通前行的同时,他也是一个拥有“跨界雄心的开拓者”。

身为智能手机芯片代表的高通,不仅仅“跨界”到平板电脑领域,与英特尔龙虎相争,保罗·雅各布还有着更多的打算,他认为无线通信技术将会融入到周围所有事物中,比方说电灯、暖气、麦克风、屏幕都可以通过手机以无线连接的方式进行操控和交互。

中国成CDMA产业重心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这次电信的“2011年天翼3G互联网手机交易会”,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保罗·雅各布:最清晰的印象是全球CDMA的产业重点已经移到中国,这次展会,规模和参会人数都超过了往年,整个产业规模发展得非常巨大。

中国电信去年明确提出2011年是智能手机之年,我们今年看到这个目标的确实现了。CDMA产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去年相比产业的信心也有进一步的增强。

南都:接下来高通和中国电信有怎样进一步的合作措施,会如何设计网络演进方向?

保罗·雅各布:我们不断在新技术上做投资,不断去提升和增强网络,无论是网络语音容量还是数据容量。

我们和中国电信不断把先进的技术部署到网络中,从而带给中国电信的客户不同的体验。高通公司和中国电信通过推动不断降低智能手机的成本和价位,进一步推动智能手机的普及。

从高通公司的角度来讲,我们会进一步提高芯片的集成度来降低成本,手机的整机系统设计上也需要进一步优化成本。

降成本提技术双加速

南都:在降低成本方面,高通公司是如何去做的?

保罗·雅各布: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做的是不断让以前高端手机的芯片包括功能,逐渐地在低端手机中实现。例如Snapdragon原本是非常高端的定位,但是现在这一产品线也有了极其具有竞争力的价格。

此外,我们也在不断推出新种类的芯片,包括新的多核芯片,并不断推进其成本降低。我们通过使用性价比高的芯片来降低成本,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也能进一步推动智能手机的普及。

南都:高通公司觉得自己在芯片方面的优势在哪里?有说法高通公司在芯片集成上只有两到三年的优势,您同意这种观点吗?

保罗·雅各布:芯片集成度方面,高通公司是非常领先的,但是很难说领先多少年。

我们有很强的工程设计的背景,促使我们在每一方面追求最优秀,比方说在无线技术方面是最优秀的,在微处理器方面,我们的Snapdragon就非常强大。我们一直用最好的方法,让我们的芯片进入到合作伙伴的手机中,并且推向市场。

南都:在3G时代,高通公司拥有最核心的专利,所有的厂商都离不开高通公司的授权。那么在LTE时代,高通公司的竞争力在哪里?

保罗·雅各布:即使在LTE领域,高通公司仍然掌握核心的专利。其中既有高通公司自己的知识产权,也有收购过来的OFDMA的技术。

对高通来说,每次出现新的无线通信技术,就意味着我们又有机会率先把无线通信技术集成到芯片中。比方说我们和合作伙伴HTC率先推出全球首款多模LTE/3G手机thunderbolt。我们现在又有一个新的芯片组即将出样片,新的多模芯片既有TD-SCDMA也有LTETDD,可以把所有的无线通信技术都集成在里面。

改革与同质化

南都:2005年您接手高通后,对高通公司做出了怎样的改革?

保罗·雅各布:我接手高通后获得了WCDMA的市场份额,我们还在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这个方向上的微处理器、图形能力、传感器、WIFI、蓝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从软件角度来说,高通公司作为一家公司主动推动变化,我们有服务于功能手机的Brew,同时我们也开始支持多种高端的操作系统,我们和谷歌、微软、苹果都有合作。我最欣赏的格言之一就是,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是创造这个未来。

南都:有说法认为高通公司会和谷歌的Android结成所谓的“Quadroid”联盟,就像PC领域的Wintel联盟,您是怎么看待的?基于Android平台手机的同质化问题,高通的看法是怎样的?

保罗·雅各布:在智能手机领域,高通公司和谷歌的合作不会形成像PC领域同样的格局。因为我们的软件是属于开源软件,操作系统也是高度多样化的。

关于手机同质化的问题,如果各方只是在一个平台上竞争,那会有同质化的危险。但是对手机来说,软件、微处理器、图形能力、传感器、摄像头、显示屏这些都可以开展竞争,所以手机同质化的危险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不存在。

全方位打造移动战略

南都:高通会不会把云计算、移动,把这些方面融合起来做移动战略?

保罗·雅各布:在过去15年中,我们一直专注于这样的想法,把尽可能多的性能和能力集成到手机中,让手机成为最个人化的终端,具有计算、通信、生产工作、生活、娱乐各方面的能力。

比如在慢性病的监控和管理上,我们可以看到新型的传感器技术,比如说可以佩戴在病人身上或装在手机里面,病情出现了转变,那么传感器可以通过手机远程和医生进行无线交互。

南都:远程医疗的应用,高通具体是怎样实现的呢?

保罗·雅各布:比如我们在河北农村的项目,乡村医生用一个手机,内部内置了特制的一些应用,可以实时查病人的病历或建立病历,也可以跟大医院的医生做沟通进行远程会诊。

移动通信技术会根本地改变我们的教育和医疗。美国南加州大学做过一个研究,对10万名安装了起搏器的心脏病患者研究,其中有50%的人起搏器是具有无线通信功能的,能通过无线网络远程交互,让医生远程监控情况。对这50%的人来说,患者死亡率大幅下降。

链接

保罗·雅各布揭秘高通制胜密码

高通成功的原因在于当大多数公司在沿着行业统一方向前进的时候,我们会想想这些方向的基础假设是不是有出错的地方,或者是不是能做得更好一些。

另外,高通公司不会制定具体的战略计划,我们会向整个公司上下指明我们的愿景是什么。就像使用地图和使用罗盘的差别,如果使用地图,你只会走其他人都在走的路,比方说前面有一座桥,这座桥断了就不知道怎么走了。但是我们使用罗盘,我们知道大方向,我们就可以绕过断桥,这样我们灵活应变的能力强得多,所以我们是用愿景指引整个公司,而不是用具体的战略。

0.43563294410706 s